我们还必须看到,在当前新的技术在迅速的发展,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们现在在一系列的这个领域里头,节能环保、新一代的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

  新能源、新材料等都有很多的发展的机遇。在这种情况下,信息化建设也在进一步的深入。

  所以总的来说,我们的国家的发展当前进入到以转型创新来支撑持续发展的新阶段,所以我们说发展“互联网+”和互联网的经济,是我们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的路径,它是经济增长的倍增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换器,也是我们产业升级的助推器。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们前一段在参加这个相关课题的研究的时候,认真分析了中央提出推进“互联网+”行动的背景,主要就是基于经济新常态作出的

  另外我们怎么样来通过宏观调控,通过我们财政政策来支持传统企业的改造。所以在当前我们必须看到,我们面临着一系列的机遇,也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现在我们面临着最大的挑战至少是有四个方面。

  第一投资增长乏力。现在我们总的来说,投资还是在一个下降的趋势,我们的消费热点也不多,我们的工业产品的价格持续下降,生产要素的成本上升,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我们经过发展方式总体上说还是比较粗放,创新能力不足,特别是产能过剩问题突出。

  最近我们在调研的时候发现,一些城市说,他们现在为了维持着钢产不停产,但是销售的一斤螺纹钢的价格已经比过去下降了80%左右,现在一斤螺纹钢的价格和一斤大白菜的价格差不多。

  另外我们还要看到,广大的群众对当前民生领域的重大问题应该说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看病难、看病贵,现在养老也不易,还有我们城市的交通、教育、食品安全,特别是我们现在也还是对环境的污染,一些重大的安全事故也时有发生。

  1.是跨界融合。“+”就是跨界,就是变革,就是开放,就是重塑融合。敢于跨界了,创新的基础就更坚实;融合协同了,群体智能才会实现,从研发到产业化的路径才会更垂直。融合本身也指代身份的融合,客户消费转化为投资,伙伴参与创新,等等,不一而足。

  2.是创新驱动。中国粗放的资源驱动型增长方式早就难以为继,必须转变到创新驱动发展这条正确的道路上来。这正是互联网的特质,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来求变、自我革命,恩佐2官网首页也更能发挥创新的力量。

  3.是重塑结构。信息革命、全球化、互联网业已打破了原有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地缘结构、文化结构。权力、议事规则、话语权不断在发生变化。“互联网+”社会治理、虚拟社会治理会是很大的不同。

  4.是尊重人性。人性的光辉是推动科技进步、经济增长、社会进步、文化繁荣的最根本的力量,互联网的力量之强大最根本地也来源于对人性的最大限度的尊重、对人体验的敬畏、对人的创造性发挥的重视。

  5.是开放生态。关于“互联网+”,生态是非常重要的特征,而生态的本身就是开放的。我们推进“互联网+”,其中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要把过去制约创新的环节化解掉,把孤岛式创新连接起来,让研发由人性决定的市场驱动,让创业者有机会实现价值。

  6.是连接一切。连接是有层次的,可连接性是有差异的,连接的价值是相差很大的,但是连接一切是“互联网+”的目标

  知道合伙人互联网行家采纳数:660获赞数:3830网站运营,SEO爱好者与践行者

  与美国相比,中国互联网的泛媒体化趋势很明显。“互联网+”让互联网从媒体回归到应用。中国互联网协会3月20日发布的《中国网站发展状况报告》显

  示,2014年,我国网站中前三大类是教育、医疗保健、药品和医疗器械等专业信息服务网站,新闻、视听节目、出版等行业的网站占比相对较小。

  新华网总裁田舒斌表示,近年来,互联网的各种创新应用趋势盖过了媒体化趋势,显示出更均衡的发展趋势。互联网企业力推的“互联网+”能在政府工作报

  告中出现,是互联网行业对于探索新常态下发展路径的一大贡献,直接结果之一就是带来新业态的出现。比如新华网,不单能提供海量新闻资讯,在大数据业务、在

  线教育业务、科普工作项目等领域也积累了优质资源,提升了为公众服务的能力和价值。

  针对今年春节引爆大众的微信红包,央视国际网络总经理汪文斌认为,与社交平台的合作,是央视向新媒体转型的重要一步。将来这种合作将从传播延伸到内容和制作领域,产生新的形态和模式。比如,把《新闻联播》等品牌内容放在手机上首播,将产生怎样的效应,媒体融合未来一定会诞生全新的、有生命力、极具前景的业务形态。

  “互联网+”并非对所有行业都是绝对的福音。互联网金融的低成本、便捷、高效和良好的用户体验,对传统银行中低端客户群冲击非常大。对此,中国邮储

  银行副行长曲家文认为,作为银行业面对互联网金融冲击,需要不断引入新业态,全力打造电子银行业务,加快产品的创新。此外,要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及移

  动互联网加快银行自身云平台的建设。邮储通过大数据分析、移动展业、信贷工厂等新模式和手段,使银行现有模式有很大提升,探索出互联网金融的平台经济。

  “互联网+”给传统制造业带来哪些影响?福田汽车是国内销量和品牌均排第一的商用车制造企业,福田汽车集团副总经理杨国涛认为,制造业的优势在研发

  和生产,移动互联网可以对制造业在客户的交互、数字的精准营销以及对PC终端系统的改造有非常大的好处和优势,制造企业要借助互联网提高制造业的核心竞争

  制造业在转型过程中,会应用到大量的基础设施和通信、大数据、安全、云计算、车联网、社交等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对互联网企业、通信企业、安全企业也是一个促进,也会有一起合作的契机。福田未来也计划打造成具有互联网特质的汽车公司。

  国家重视“互联网+”发展,势必进一步推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在网络建设和维护方面的作用更加凸显。

  事实上,三大运营商的2014,形势颇为紧张。三家中利润最高的中国移动净利润连续第2年下滑,为16年最大跌幅。但三大运营商仍在网络建设上大手笔投入。中国电信2015年将投入610亿元用于建设4G网络,中国移动用在4G网络上的投资预算为722亿元。在此前三年,中国移动的基础网络投入均超过700亿元。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互联网国内国际流量增长非常快。电信运营商过去每两年为骨干网扩容一次,现在一年要扩容两次,仅此一项就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

  2015-12-29展开全部互联网+”时代,并不是互联网行业与其他行业单纯相加,而是将互联网思维、技术等,与金融业、传媒业、旅游业、制造业等各行各业进行融合创新,产生增量经济,共同重建出一个新的空间甚至更大量级的新业态。

  “互联网+”的本质是传统产业的在线化、数据化。网络零售、在线批发、跨境电商、快的打车、淘点点所做的工作都是努力实现交易的在线化。只有商品、人和交易行为迁移到互联网上,才能实现“在线化”。只有“在线”才可以实现数据的沉淀、挖掘和使用。在线化、数据化之后就可以通过大数据反过来指导生产经营和管理。

  目前来看,我国“互联网+”的纵深发展,或者说产业互联网的顺利推进还存在着制约要素:

  制度不适。目前信息生产力还未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主要是受到了原有基于“工业经济”的生产关系的束缚,具体体现在制度安排上的落后。比如:没有促进信息(数据)的流动与共享的政策;只有IT投资预算制度,没有购买云服务的财政支持制度;再比如,互联网金融监管方面,不能适应技术发展的需要,等等。

  观念落伍。目前我国的传统产业存在较为严重的观念固化的现象,具体体现在因袭原有的信息化老路,对云计算、大数据等基础设施服务缺乏必要的了解和应用,也没有适应消费者作为主导的商业格局的转变。

  基础设施滞后。与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持续进步相比,宽带、现代物流等方面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城乡、中西部的“数字鸿沟”严重制约信息经济的深入普及、应用。

  技术创新体系陈旧。当前我国的技术创新体系,仍然倚重传统的高校、科研机构及国有企业,相关的产业扶持资金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一些依赖补贴的企业创新动力不足、技术进步效果不佳。

  小微企业环境欠佳、经济活力不足。尽管小微企业在解决就业、促进创新和经济增长上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政府扶持措施仍难落地,体现为对小企业重视不足,更多的扶持政策还是落在“中型企业”上。在国家经济“降速转型”形势下,“大众创新”愈发受到重视,而承担“大众创新”的主体正是小微企业。

  人才匮乏、教育体系落后。目前,与低技能的劳动力相比,适应“信息经济”发展的相关专业人才非常短缺,人才结构不尽合理。比如,电子商务人才、移动

  很多研究发现,互联网是一个典型的复杂网络、生态系统。治理者不应该奢望这个生态是横平竖直、井井有条、按部就班的。生态就像一推杂草,看似杂乱,但却最有生命力。治理者的目标不应该是把这堆杂草剪成草坪,看上去很有条理、很规矩和舒服,而应只是去除掉里面的害虫就行了。所以,未来的政府治理可能是生态化治理的模式。

  生态化治理是在治理概念上的发展,强调的是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各个参与者为了维持自身的利益和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共同参与到治理过程中来。生态化治理包括主体多元、责任分散、机制合作三大部分。

  治理主体的多元化:几乎生态圈中所有的主体都分享了治理权力,参与到治理过程中来。从现有的治理情况看,消费者、网商、电子商务平台、第三方治理机构、服务商、相关的政府部门、科研机构以及媒体都成为治理主体,享有了治理权力。

  治理责任的分散化:治理主体的多元造成了治理权力的分散化,相应的治理责任也分散化了,承担治理的责任也相应地分散于平台、消费者、网商、第三方治理机构、政府等,这种责任的分散化可能导致治理责任边界模糊。

  治理机制的合作化:治理主体的多元化和治理权力的分散化,决定了治理不是某个主体能独立完成的任务,必须依赖于各治理主体形成一个密切合作的机制,也称之为治理机制的合作化。此种合作机制的形成,一方面有赖于各主体共享共通的价值观念;另一方面又取决于各主体通过合作关系实现各自的利益追求。

  展开全部“互联网+”时代,并不是互联网行业与其他行业单纯相加,而是将互联网思维、技术等,与金融业、传媒业、旅游业、制造业等各行各业进行融合创新,产生增量经济,共同重建出一个新的空间甚至更大量级的新业态。

  “互联网+”的本质是传统产业的在线化、数据化。网络零售、在线批发、跨境电商、快的打车、淘点点所做的工作都是努力实现交易的在线化。只有商品、人和交易行为迁移到互联网上,才能实现“在线化”。只有“在线”才可以实现数据的沉淀、挖掘和使用。在线化、数据化之后就可以通过大数据反过来指导生产经营和管理。

  目前来看,我国“互联网+”的纵深发展,或者说产业互联网的顺利推进还存在着制约要素:

  制度不适。目前信息生产力还未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主要是受到了原有基于“工业经济”的生产关系的束缚,具体体现在制度安排上的落后。比如:没有促进信息(数据)的流动与共享的政策;只有IT投资预算制度,没有购买云服务的财政支持制度;再比如,互联网金融监管方面,不能适应技术发展的需要,等等。

  观念落伍。目前我国的传统产业存在较为严重的观念固化的现象,具体体现在因袭原有的信息化老路,对云计算、大数据等基础设施服务缺乏必要的了解和应用,也没有适应消费者作为主导的商业格局的转变。

  基础设施滞后。与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持续进步相比,宽带、现代物流等方面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城乡、中西部的“数字鸿沟”严重制约信息经济的深入普及、应用。

  技术创新体系陈旧。当前我国的技术创新体系,仍然倚重传统的高校、科研机构及国有企业,相关的产业扶持资金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一些依赖补贴的企业创新动力不足、技术进步效果不佳。

  小微企业环境欠佳、经济活力不足。尽管小微企业在解决就业、促进创新和经济增长上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政府扶持措施仍难落地,体现为对小企业重视不足,更多的扶持政策还是落在“中型企业”上。在国家经济“降速转型”形势下,“大众创新”愈发受到重视,而承担“大众创新”的主体正是小微企业。

  人才匮乏、教育体系落后。目前,与低技能的劳动力相比,适应“信息经济”发展的相关专业人才非常短缺,人才结构不尽合理。比如,电子商务人才、移动

  很多研究发现,互联网是一个典型的复杂网络、生态系统。治理者不应该奢望这个生态是横平竖直、井井有条、按部就班的。生态就像一推杂草,看似杂乱,但却最有生命力。治理者的目标不应该是把这堆杂草剪成草坪,看上去很有条理、很规矩和舒服,而应只是去除掉里面的害虫就行了。所以,未来的政府治理可能是生态化治理的模式。

  生态化治理是在治理概念上的发展,强调的是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各个参与者为了维持自身的利益和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共同参与到治理过程中来。生态化治理包括主体多元、责任分散、机制合作三大部分。

  治理主体的多元化:几乎生态圈中所有的主体都分享了治理权力,参与到治理过程中来。从现有的治理情况看,消费者、网商、电子商务平台、第三方治理机构、服务商、相关的政府部门、科研机构以及媒体都成为治理主体,享有了治理权力。

  治理责任的分散化:治理主体的多元造成了治理权力的分散化,相应的治理责任也分散化了,承担治理的责任也相应地分散于平台、消费者、网商、第三方治理机构、政府等,这种责任的分散化可能导致治理责任边界模糊。